奈何是妖

《奈何是妖》奈何成妖妃 精彩阅读 奈何是妖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

《奈何是妖》奈何成妖妃 精彩阅读 奈何是妖平胸小受文

时间:2021-01-25 12:03:21 分类:短篇 来源: 作者:肥鱼十八鸟 主角:沙华,师叔

主角叫沙华,师叔的小说是《奈何是妖》,它的作者是肥鱼十八鸟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沙华回来了。 沉香一听到声音抬起了头,看见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沙华回来了。

沉香一听到声音抬起了头,看见是小师叔,连忙丢下已经拧了一半的被子,在袍子上胡乱擦了一把手,朝沙华小跑了过去。

叫道:“师叔,你今日怎么回来得这么早?”

“流离失所的施主们都已经安顿好了,我便回来了。”

“你这是在干嘛?”沙华看着全是湿透的沉香,问道。

“噢,我把您的被子换出来洗了。”

“这床被子不是前两天才换上的吗。”

“嗯……”沉香眼睛心虚的转了转,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‘师父说过人人平等,要是让他知道我是因为不喜女施主睡过他的床铺,才着急全部换洗下来的话,肯定会不高兴的’

幸好沙华也没有继续追问,只是又问了一句:“那位女施主醒了吗?可有拿过吃食给她。”

“我方才去看了,屋子里已经没人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,她还重伤在身,怎么会不见呢?”

说着沙华着急的快步朝厢房里走去。

留下沉香自己又回去井边,撸起已经弄湿了的手袖,费力的继续拧着被子上的水。

原本已经是拧好了一半的了,但方才他看见沙华回来一紧张就又把被子扔回了木盆了,又全部湿透了。

“她自己都能乱跑了,肯定是伤得不重的,师叔那么担心干嘛。又不见担心担心我,我现在可是全身湿透了,万一再吹个风着了风寒怎么办!”沉香气鼓鼓的嘟着嘴,嘟得老高老高的,高到等一下他洗完被子都不用晾到一旁的竹竿上了,都可以直接挂嘴上晾了。

突然,太阳隐进了云层里,又刮了一阵风过来。

摇晃着一旁的百年老菩提树,风就更大了些,沉香浑身湿透的,瞬间觉得凉嗖嗖的,嘴巴张了张“啊秋!”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……

曼珠在他们师徒二人在那一问一答的时候,就连忙跑回了屋子里。

她听见那个小和尚叫沙华师叔!

那他就是之前沙华受伤养伤的时候,给自己浇水的那个小和尚吗?

难怪自己会觉得声音那么耳熟,叨叨的在自己耳边骂了大半个月。

老不情愿了。

还天天骂自己妖花的那个吗?

第一天沉香下到了半山腰:“要不是师叔命不可违,我才不给你浇水呢!”

第二天:“妖怪都没一个好东西!”

第三天:“师兄们说是山腰上死了一个人,你才从尸体里长出来的,你肯定是吃人的妖怪变的!”

虽然曼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生的,但她可以十分之肯定自己不是从尸体里长出来的。

从自己有意识的时候,自己一直以来都在栽在那黄土之中的,根本没有什么捞子尸体。

谣言真可怕……

第很多很多天:“妖花!妖花!”

“浇什么水,让你枯掉好了。浇给你都是浪费水了。水是生命之源,浪费水真是罪过罪过,阿弥陀佛。”

曼珠憋着一口气一直没有开口顶过沉香,要是她一开口就真的坐实了妖花的名头了。

曼珠一进门,就气鼓鼓的把自己抛回了塌上,又因为塌上的被子、垫子都让沉香撤走了,硬邦邦的摔得她有点痛:“嘶...新仇旧恨!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哼!”

“但是脑袋好晕啊...枯了枯了,这回真的要哭了...”

沙华来到了房门前,以为她真的不见了,就直接推开了门。

看见直接仰躺在床上,十分不雅的摆成大字形的女娃娃。

人不是好端端的在这吗?怎么沉香会说她不见了。

沙华走近,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人,看着好像比他刚带她回寺里的时候还要虚弱。

他连忙把人扶了起来,手抓住她的手腕,号着脉象。

体内也没什么内伤啊,也不是发烧发炎,看着起皮的嘴唇,倒像是脱水了?

沙华看到怀里的小人嘴巴动了动,但声音太小了,他听不清楚,便把耳朵凑了上去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水...我要浇水,沙华...你快点给我浇水……”

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禅号?

是要喝水吧?

不会是这一摔把脑子摔坏了吧?怎么胡言乱语的?

沙华连忙把人放回床上,来到桌子前想给她倒一杯水。

却看到桌子上东倒西歪的茶壶,隔着茶叶的白布也被抖了出来,茶叶渣子洒了一桌子。

沙华有点洁癖,他看着头疼的扶了一下额。

他看着还在叫唤着要喝水的人,正准备出去打一壶进来,可塌上的人却开始闹腾着一直在唤着他:“沙华,沙华你今天怎么不来给我浇水了,你那个凶巴巴的和尚好讨厌,他说要让我枯死,现在我真的要枯了,呜呜呜呜……”

看着滚来滚去的人儿,差一点就要滚到地上了,沙华连忙快步过去撑住,把她往里面推进去。

“是要喝水,不是浇水,知道吗?”沙华认真的纠正着她,可她已经脱水虚弱到迷迷糊糊的了,根本就听不见他在说什么。

只听见好听的声音,认出来沙华的声音,就一直叫着他的名字,“要枯了,水呢?水呢,救命呀……”

沙华只能一直守在床边,防止她滚下去又把脑门摔多一个窟窿。

“你身上还有伤口的,乱动会又出血的。”沙华用力按住不安分的人儿,把她抱起来翻了个身,捏了个传音诀说:“沉香,快点打一壶水过来。”

看着她白皙的小脸蛋是黑黑的几处,也不知道是在哪里蹭到的,沙华拿手抹了抹,却没想到越抹越黑。

沙华看着眼前黑黑的小脸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看着十分的可爱呢。

方才他一进来就看到了,只是她一直闹来闹去就无暇顾及。

“好像是烟灰,是跑去蹭了锅底吗?”

难怪沉香找不到她。

看她在这精力旺盛的滚来滚去,肯定是伤已经好了大半了,“昨日看着那么严重,今日就恢复得这么好了吗?”

沙华十分狐疑,瞧了瞧女孩包扎着的额头,也不好揭开来瞧,万一不小心扯了皮肉恶化了就不好了。

女孩背上的伤面积太大了没有包扎,而且因为现在是夏日,一直捂着也不行。

就打算掀起来看一下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了。

沙华完全是出于医者父母心,这时在他的眼里,眼前的女孩不仅仅只是个女孩,更是一个伤者。

不存在非礼勿视。

正当他打算动手时,房门被推开了,沙华只好收回手。

沉香拎着一小壶水,直接推开了门走进来。

他看见师叔举起又匆忙放下的手,看到那女施主头枕在师父的大腿上,横看竖看怎么看都非常不顺眼!

但他也没表现出来,拎着水放到了桌上。

现在是炎炎夏日,他们喝水都喜欢喝凉的,直接从井里打过来就可以喝了。

清凉解暑,那井是个山泉眼冒的水,十分的甘甜。

“师叔,水来了。”沉香在桌上拿起一个小瓷杯,倒了一杯就往床那边走去。

“嗯。”沙华伸手接过。

又扶起床上的女娃娃,把水送到她唇边,开口道:“水来了,快点喝吧。”

曼珠一感觉到唇边的湿意,就急忙的张开吞咽,越着急却喝得越少,一杯水一大半都流到了脖子下,湿了一大片衣裳。

“别急别急,慢慢喝,还有很多呢。”沙华柔声的安抚道。

听到熟悉的声音,曼珠才放轻松了下来,一点点的慢慢喝,喝了一杯不够闭着眼睛模模糊糊的开口:“我还要喝,还要水。”

沙华便左手扶着人,右手把杯子往后一伸,“沉香,再添一杯。”

喝完了曼珠还要,沉香就干脆拎着水壶站到了床边,喝完又添再添,一杯又一杯,直到水壶见了底才停下。

曼珠喝足之后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‘真舒服呀,舒服得想要睡觉……’

“她是十年没喝过水了吗?”沉香小声的嘀咕着。

沙华把人放回床上后,对沉香说:“再拿一床被子出来吧。”

沉香哦了一声,不情愿的把水壶放好后,去另一间空房里的柜子里拿了一床被子出来。

沙华把她抱着站在一旁,好让沉香铺床。

他看着怀里的人,也不知道是谁家丢的女娃娃,粉雕玉琢的,家里人肯定找着急了。

等沉香铺好之后,再把怀里的女娃娃轻柔的放到塌上,拉起被子盖好。

现在天气虽热但还是要盖一点被子到腰上,免得肚子着凉。

“这位女施主跟你年纪相仿,看着比你要小一点,却已经高你一个头了,你要是再不吃多点肉,就长不高了。”

“我才不要长得像她那么肥呢!”

“肥吗?肥点才可爱...”沙华看了看,这肉嘟嘟的小脸蛋,看起来应该手感不错。

其实曼珠现在的人形也不算太肥,只是有一点点婴儿肥,看起来很可爱的。

只是因为沉香不喜她,看她就横看竖看就像一只肥猪,而且脸黑黑的像是一只黑猪。

‘明明我中午进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人,现在又突然出现,肯定不简单,说不定她是妖怪变的,想来迷惑师父!’

沉香完全没想到自己一猜就中了。

但随后他又想了想,‘妖怪是上不来枯山上的,它们作恶多端一上来佛息就会像火般烧得它们片体鳞伤,非死则残!’

然后就把自己前面的猜想推翻了。

硬生生的错过了呼之欲出的真相。

往后的好多年,沉香每每一想起这一刻都悔不当初。

他想,要是自己那时候顺着这么查下去,说不定就不会有如今的悲剧了。

这是后话。

本书标签: 短篇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奈何是妖》奈何成妖妃 精彩阅读 奈何是妖平胸小受文